权威•专业•专注
  • 产品
  • 求购
  • 企业
  • 报价
  • 资讯
  • 行情
当前位置: 阿日新闻 > 汽车 > we电子竞技俱乐部成员,听不见能学车吗?广州一驾校教练编手语教程让50个听障人士顺利拿证 > 正文

we电子竞技俱乐部成员,听不见能学车吗?广州一驾校教练编手语教程让50个听障人士顺利拿证

  时间:2020-01-11 09:30:00   来源:阿日新闻  点击:4844 次  字号【

we电子竞技俱乐部成员,听不见能学车吗?广州一驾校教练编手语教程让50个听障人士顺利拿证

we电子竞技俱乐部成员,年初二,俗称“开年”,谓之一年之始,一般都要吃个“开年饭”,尤其是老广州,特别注重这个意头:早上行大运,午饭回娘家,晚上看烟花,寓意“鸿运当头”。

但45岁的莫贵兴6日一早就扎进了自己房间,搬两张小板凳,模拟驾驶员和副驾驶员座椅距离,一边比划、一边在纸上记录着,直到家里人不断催促,才到外面吃早餐。

“年初六驾校就‘开工’,我要趁这几天巩固一些旧的手势,开拓一些新手势,让这些学生能更快上手。”莫贵兴是广州最早教听障人士开车的教练之一,而他的开年饭甚至还“搬”到了驾校里面。“一是住得近,二是顺便也检查下教练车,有时一些学生也会过来拜年。”

这样独特的开年“架势”已经持续了好几年,难怪可以让近50个“不听指令”的学生顺利拿到驾驶证,开着车走上各自的追梦旅途。

一条短信:“我听不见可以学车吗?”

莫贵兴19岁从湖南来广州打工,2008年开始做驾校教练。七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,莫贵兴开始教听障人士学车,他也成了广州最早一批教听障人士开车的教练。

“我从小就喜欢车,后来亲戚开了一家驾校正好缺人,我就改行做了教练。”莫贵兴说,做驾校教练这份工作让他感到很满足,从业十一年,因为自己脾气好,有耐心,不少学员跟他学车之后,都会介绍朋友过来,自己的学员也逐渐多了起来。

但让莫贵兴没想到的是,会有听障人员也来找他学车。“莫教练,我听不见,可以跟你学开车么?”莫贵兴记得那时是2012年,他刚带完学员练车,打开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,他看到短信中的一个叫刘晓锴的男生发来的“报名申请”,当时觉得有点懵。

“我也是第一次碰到,心里也挺好奇,就在网上查了一下。”莫贵兴说,通过在查阅相关法律发现:“有听力障碍但佩戴助听设备,两耳分别距音叉50厘米能辨别声源方向。可以申请小型汽车、小型自动挡汽车准驾车型的机动车驾驶证。”

“我就跟他说,只要你的体检能合格,我就教你。”莫贵兴说,教听障人士学车肯定会有困难,但既然是听障人士应该享受的权利,那他就不应该拒绝。

就这样,莫贵兴开始教他第一个听障学生。“沟通全靠手写,一沓a4纸一上午就写完了。”莫贵兴回忆,沟通障碍让课程进度很慢,调座位、调节后视镜,认识车上的驾驶设备……正常学员用半个小时就能讲完的课程,莫贵兴写了一上午。每次刘晓锴约课,莫贵兴就不会再约其他学员,专门空出整块的时间来教他。

但是上了三次课后,莫贵兴发现,对于听障人员,虽然学车“入门”难,但进步速度很快,刘晓锴大概半年多就拿到了驾照。“他们练车的时候很专心,很珍惜这个机会,不像很多学员会看手机、玩手机。”

莫贵兴说,自己的“大弟子”现在在美国生活,他们还时常会发信息沟通近况。比如今年大年初一,刘晓锴就跟他拜年时说,他们即将开车去远点的地方度假。

如今,莫贵兴的听障学生也在逐渐扩大,七年时间,他已经把这种“便利”带给了近五十名学员。

一门课程:自创学车手语

“我教的几个听障学生拿到了驾照后,这个消息在他们的圈子里就传开了。”莫贵兴说,经过学员的口口相传,来找自己学车的听障人士多了起来,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新的“烦恼”。

“每个新学员来,学车的知识点就要重新写一遍,工作量很大。”于是,在教了几个学员之后,莫贵兴开始编“教材”。 莫贵兴根据考试的语音播报,把考试内容一字一句的整理出来,然后再写上“答案”——操作要领。

莫贵兴发现,提前把“教材”发给听障学员学习,上起课来,顺畅了很多,也省下了不少重复解释的精力。

“但是要教好他们,光有教材不够,我还是要走进他们的世界。”莫贵兴说,尽管学员们都佩戴了助听器,但是仍会出现听不清楚指令的情况。尤其是到了科目三,是在正常道路上行驶,遇到问题时,他不能每次都停车写给学员看。所以莫贵兴就想,如果自己能学一些简单的手语,让他们能马上明白,这样既安全学员还更好理解。

莫贵兴突然想起,之前的学员中有一名是聋哑学校的老师,送了自己不少手语书,莫贵兴赶紧把书翻了出来。“手语有时候是连续的几个动作,但为了指令明确,我就把它们简化成一个。”莫贵兴说,因为开车,学员来不及看很长的手语,他就用课余时间,跟学员探讨用哪个手势最简洁明了。

“伸两个手指,从眼部向前微伸一下,在手语里是‘看’的意思,我指左边后视镜,就代表让他们看左后镜;手向下挥的动作,手语里是‘停止’的意思,现在就代表刹车。”莫贵兴说,有了这些学车手语,开车时,纠正学员的动作顺畅很多。莫贵兴笑称,从手写教学开始,自创手语教学,是他“课程”3.0版本。

“给听障学生上课,还是要多付出精力的,但是老莫坚持跟正常人收一样的学费。”莫贵兴的妻子说,觉得老公做的是一件好事,她和家人都很支持。

“他们有的学员都是从很远的地方来找我学车,都挺不容易的。”莫贵兴说,因为教听障人士的驾校并不多,不少学员都是远道而来,最远的一个学员是特意从福建过来的,在驾校附近租房子学车。“人家车费住宿都要花钱,我不好再多要钱的。”

一场考试:举牌a4纸提示项目

莫贵兴说,有这么多学员可以顺利拿到驾照,跟广州城市管理的包容性也密不可分。莫贵兴记得,七年前带刘晓锴参加考试的时候,因为相关部门没遇到过这种情况,考试被叫停了。“我当时也担心能不能考,但是很快我就接到了可以继续考试的通知。”

广东省聋人协会主席范宜涛说,驾驶证考试改革后,现场都是语音指令,但听障人员是无法听清这些指令的。于是,该协会和广州市车管所商量出一个解决方案,他们把语音指令全部做成a 4纸大小的纸张指令,考试时通过举牌提示下一个考试项目,非常人性化。广州市车管所此举在全国也是首创。

通过跟广州市车管所进行沟通,由协会提供证明,经推荐的失聪人士可以享受绿色通道服务。同时,为了帮助失聪人士学车,广东省聋人协会给各个驾校配备手写板,方便教练和失聪人士沟通。

莫贵兴说,他不止是教练,也逐渐跟他们成为了朋友。“刚接触的时候,有不少听障人士戒备心会比较强,但只要慢慢熟络起来,跟他们成了朋友,他们会很信任你。”

学员小叶是去年十一月份开始找莫贵兴学车的,莫贵兴说,已经带他上了几节课,但小叶还是很少跟他交流。每次来驾校的时候,小叶都喜欢默默站在驾校门外,等莫贵兴开车去教练场,他才凑上来上车。

那天练完车天气很冷,莫贵兴递了杯热水给他。然后在手机上打字问他“为什么来学车?”

“想带老婆孩子回老家,或者出去玩。“

“买车了吗?“

“等考完驾照。“

交流之中,小叶的老婆打来了视频通话,小叶把手机凑到了莫贵兴面前。“他怕自己弄不清楚,让我跟你说。“小叶的老婆跟莫贵兴说,自己腿不方便,他们老家在湛江徐闻,每次回家坐大巴都很折腾,也试过跟老乡的车回去,但孩子晕车,吐在了别人车上,他们觉得很不好意思。从此,就很少回家,现在已经有三年没回去了。

“瞧,他现在已经考过了‘科目二’了,剩下路考了,如果顺利,清明节就能开车回家祭祖了。”6 日晚上,莫贵兴一边在驾校里吃“开年饭”,一边用手机打字,与“学生群”聊天,向大伙儿分享“开心事”。

【记者】李业珅

【摄影】肖雄

【校对】黄买冰

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bcxaer.com 阿日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